首页 > 综艺 > 正文

曾经的慢综艺是治愈的代表,营造了很多观众“向往的生活”

2022-07-06 13:08 来源:互联网

无论是看起来岁月静好的《花少4》,吵翻天的《桃花坞2》,还是已经没什么存在感的《向往的生活6》都曾因为“无聊”冲上热搜。

没什么水花的设定里,节目只能靠着明星营销几个热搜。

连腥风血雨屠榜的《桃花坞2》也因为宋丹丹的暂时离开节目,而变得清汤寡水起来。

曾经的慢综艺是治愈的代表,营造了很多观众“向往的生活”。

如今更多的慢综艺打起了安全牌,要么一群嘉宾忙忙叨叨,相亲相爱,要么节目组放大矛盾,再逐一洗白。

流量密码算是拿捏了,可“摆烂”的慢综艺正在失去初心和观众。

“催眠式”岁月静好

想看“花学”再创辉煌的观众肯定很失望,《花少4》播了三期,所有抓马的镜头都在预告片里。

张凯丽、刘敏涛、杨幂、李斯丹妮、赵今麦、韩东君、丁程鑫七位嘉宾把相亲相爱刻在了DNA里。

开播第一期,节目就因为“无聊”上了热搜。整期节目里大家就是不停地搬东西和搭帐篷。

可能想突出嘉宾们亲民和户外社交的特点,节目组还请来一众群演假装来露营的人,大家身上都戴着麦,还硬凹是路人的样子确实有些刻意了。

路人作为工具人,主要是为了给嘉宾们提供食材,好让嘉宾们进入“主线剧情”,一起做顿晚饭。

凯丽姐大显身手,做了个醋溜土豆丝,整期节目里几位嘉宾最真实的应该就是尝了土豆丝后的反应,众人被酸的表情管理下线,结果愣是没有一个人提一句太酸了,全部用“高情商”带过了。

其实大家都是小辈,不让长辈下不来台也正常,尤其几位嘉宾也没有太多私交,尴尬、社死都还挺让观众共情的,可下一秒,大家突然唱起了“我们是一家人,相亲相爱的一家人”。

戏多少有点过了,没有过渡,有不熟还偏要装熟之嫌,观众看着也尴尬。

第一期在不停地搭帐篷,第二期就在不停地开车。从山下开到山上,再从山上开下来。

这一季的抓马剧情由刘敏涛主演,因为性格问题,再加上身体原因,她成了“爱哭鬼”的人设,三期节目哭了不下五回。

哭的原因大多都是害怕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耽误大家的行程。于是刘敏涛一哭,大家就哄,还充分表示理解和体谅。一次两次的是岁月静好,可同样的剧情重复上演,难免无聊。

目前来看,《花少4》最大的问题是太平静了,艺人嘉宾都在努力维持着公共形象的自觉,除了刘敏涛,没有嘉宾暴露自己的性格短板,大家和谐的有点不真实。

《花少》系列除了不同人之间旅行的碰撞之外,美丽的风景、特别的文化都能带着大家感受自然的魅力。

可这季节目恰逢连雨天,嘉宾们冒着雨跑前跑后,像参加变形记,观众也很难被治愈。

“坞式”甩锅学

万万没想到,《花少4》岁月静好,继承花学衣钵的成了“坞学”。

想必《桃花坞2》里尴尬的9分钟大家都有所耳闻,有人看出了脚趾抓地,有人看出了职场PUA,有人看出了友情里的两面三刀,反正是非常值得研究的9分钟。

这场大戏由宋丹丹、李雪琴、王传君领衔主演,汪苏泷、辣目洋子主演。

生怕嘉宾之间的冲突不够明显,这季节目改了规则。由节目嘉宾完成游戏任务、累积积分来完成节目设定。

这种设定一上来就打破了新老嘉宾之间的平衡,新嘉宾争着抢着干活,老嘉宾想躺平而不能躺。

于是李雪琴触发了“抢活”这个支线任务,大战宋丹丹。

可能是表述的问题,宋丹丹没有get到李雪琴的点,觉得她有点懒惰,并试图用公开战队的形式给年轻人极强的压迫感。

最终李雪琴以扇自己耳光告终,惹得不少网友怜爱,化身了职场里的小可怜。

支线任务完成后,作为绝对主角,宋丹丹开始走篝火晚会这个主线任务。毕竟上一季的“代表作梗”贯穿了整季节目,丹丹老师再一次挑起了热搜的重任。

年轻人自然不愿意参与这种社死活动,宋丹丹开炮,让你们干嘛来了,能不能有点娱乐精神。

接着王传君化身网友的互联网嘴替,实名拒绝,李雪琴和汪苏泷跟票,辣目洋子迫于压力没有跟随小伙伴的步伐,被网友吐槽为两面三刀。

这9分钟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之后,节目组火速进行了一轮直播洗白局。

因为丹妈被网暴,李雪琴、王传君纷纷电话给丹妈“道歉”。

李雪琴和辣目洋子也都表达了自己的无辜,尤其导演组还表示,欢迎大家讨论,但希望别误伤。

将嘉宾们聚在一起频繁上演修罗场后,导演组甩锅,嘉宾们马上握手言和,入戏的只有吃瓜网友们。

两季《桃花坞》的重点都在不同嘉宾的社交尴尬上,至于能否让人产生共鸣、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内容的流畅程度。

而《桃花坞2》显然太刻意,恨不得把“打起来”写在脸上,剧本和冲突过于明显,也会让观众看得很疲惫。

慢综艺≠摆烂

从2017年《向往的生活》第一季开始,慢综艺已经走过5年,那些让观众感到治愈的节目始终关注的是“人”的自然表达与呈现。

节目看似没有剧本,靠的是嘉宾之间的火花和真情的流露。可这不代表慢综艺可以无所作为,其实好的慢综艺才是真正地做到形散而神不散。

《向往的生活》前两季一直强调的是自给自足,在这个大前提下,嘉宾去劳动获得自己想要的食材,除此之外尽量弱化导演组的存在感,基本是靠嘉宾自由发挥。

但嘉宾自由发挥之余,节目组也会设计一些让嘉宾“接地气”的机会。

比如黄磊、何炅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跟当地的村民打交道,会和小卖部老板讨价还价、会问问村口的大爷身体怎么样、临走时还会给周围的邻居送自己手作的食物,这些都是人情味的体现。

此外,社交也一直是慢综艺的关键词。

熟人社交靠情感、陌生人社交靠火花,没有熟人、没有火花,节目也很容易一潭死水。

前段时间火出圈的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就是典型的熟人社交,几位老友一起吃饭、一起谈天说地、一起感慨人生、一起互相吐槽,人找对了,节目就怎么都对了,这种难得的安逸正是 " 向往的生活 " 的真谛。

而陌生人社交靠的则是嘉宾之间的火花,有不同观念和习惯的碰撞。

《花少1》里嘉宾们性格都不同,也不是一路和谐下来,许晴和刘涛像是硬币的两面,面对问题有不同的处理方式,节目组也没有过多的放大这种矛盾,而是借着嘉宾的眼睛去看世界。

这种不同到了《花少4》就几乎没有了,大家主动调成同频,别说火花了,火星子都没有。

到头来节目也免不了被评价一句:无聊。

所谓“慢综艺”之“慢”,绝不是形式上的慢,节目的宗旨更应该是一种生活态度。

简简单单的生活、平平常常的轻松,带给观众温暖和治愈的感受才是此类节目始终保持生命力的关键,也应该是最吸引观众的本质。


编辑:shu070103